当前位置:人教学习网 > 教育资讯 > 教育时评

教育时评

李一诺:教育不是孩子个人的事情,而是成人世界的事情!

2017-12-01 已有1371人阅读

11月27-28日,由新浪网教育频道主办、哒哒英语担任首席合作伙伴的新浪2017中国教育盛典在北京举行。本届盛典围绕“教育之变”主题回顾教育年度热点、展望未来教育发展趋势,聚焦教育消费、教育+科技、在线教育、教育投资、教育公益、国际教育等多个领域。

自2008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教育盛典凭借广泛的行业覆盖力和社会影响力,已成为中国教育界最具规模、影响力的年度盛事。此次恰逢中国教育盛典10周年,教育界知名专家学者、政府相关领导、使领馆官员、校方代表、顶级教育投资人、教育机构负责人、教育创业精英、教育公益人士代表、跨界明星、教育自媒体代表等千余位嘉宾莅临现场共襄盛会。

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李一诺出席并发表了主题为《通过社会创新 化挑战为机遇》的演讲。

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李一诺

她说,教育不是孩子个人的事情,而是成人世界的事情。教育体系有两个核心问题,焦虑驱动,体系封闭。

焦虑是指教育是未来,但是面对未来,我们很多时候更看到的是不确定性,而由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另外一方面焦虑的是家长。作为家长想给孩子最好的未来,一是不知道路径在哪里,二是认为花钱可以解决问题。

体系封闭与“教育工作者”和更多“局外人”有关。关于教育工作者,她认为做教师的同学绝对不是成绩最好的同学。教育团队承担了天底下最复杂的工作——培养人,又是非常疲惫的教育服务的提供者。所谓的局外人,教育是任何人都可以提意见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教育专家,但如今批评者特别多,真正参与的人又非常少。

演讲实录精选

大家好!我更为人所知官方身份是盖茨基金会中国负责人,大家对比尔盖茨都很熟悉,他今年3月来中国时有一个采访,记者问他你能不能用三个词描述你自己。他选三个词不是慈善家或者是首富,叫学习者、阅读者、老师。

可能听起来很让人有一些惊诧,他做的事情在美国盖茨基金会大力投资教育,全球范围我们不做教育,对我个人而言一土是我个人身份做的事情,我们主要是跟公共卫生和扶贫相关的工作。他定义自己三个词里面,这三个词都跟教育有关。

在我自己工作里面,最近有一个很让我伤心的一个交集,我一直非常高兴的,我的主业是跟教育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也没有用英文讲,我也不用拿基金会的钱支持我做教育。最近发生一件事情大家可能知道,湖南一个中学里面结核病爆发,结核病是盖茨基金会在中国支持的一个工作领域。我当时微信发了一个朋友圈,没想到我工作领域和我个人做的教育用这样悲怆方式结合了,在高中生身上竟然发现了结核病。

一开始做一土初心是这样的,虽然我个人没有任何教育的经验,但在麦肯锡十年里接触了大量年轻人,包括自己的校友,包括清华毕业生。这周末去上海,罗德奖学金在上海评选,我有幸第三年做评委。面临大量年轻人选择的时候,给我很多思考更有意义上教育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名校毕业生,走出校门用一个词描述自己心境是迷茫。为什么有这么多在校生问对学习有没有兴趣是没有。为什么学习?我妈妈让我学习。

这么多情景对我是蛮大的刺激,教育不是单个的教育问题,不是学校需要解决的问题,它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且大部分教育的问题是成人世界的问题,不是孩子的问题。我用不同心境看教育的时候,我发现教育在体系上也许有两个核心的问题。

第一个,焦虑驱动。第二个,体系封闭。刚才朱永新老师讲的很多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一方面也是这样的体现。他其实有两个方面,关于教育驱动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我们讲教育是未来,但是面对未来,我们很多时候更看到的是不确定性,而由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我们大部分的学生还是把学习作为灌输知识、记住知识应付考试的一个手段。

另外一方面焦虑是家长。作为家长,我自己也是家长,成为妈妈可能是我个人最大的成长。这时候你想一方面许给我孩子最好的未来,一方面不知道路径在哪里。有时候在这些纠结中,会认为可以用花钱买一个服务解决我的焦虑。

另外一个讲的是体系封闭,这也是有两方面。第一是关于教育工作者,我想刚才主持人提到我是所谓的学霸,我现在回忆在我整个就学的过程中什么样的同学做教师,绝对不是成绩最好的同学。其实我们的教育团队,一方面他是承担了天底下最复杂的工作,培养人是天下最复杂的工作,但是一方面又是非常疲惫的教育服务的提供者。还有一方面就是这些所谓的局外人,我的一位导师讲过,教育是任何人都可以提意见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教育专家,批评者特别多,但能真正参与的人又非常少。

在教育里面它是一个生态体系,教育者只是体系里的一部分,有学习者、有家长、还有所谓的旁观者,其实我们都是教育体系的生成者。

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招鲜的解决方案,需要我们体系的来考虑,首先是创新的学校,创新的学校可以培养内心充盈的人。刚才朱老师也讲到关于新教育、关于生命教育。内心充盈是我在30岁之后才意识到的人生奋斗的目标,就是我们最终希望能活成自己的样子,如何让教育在这其中起到推进的作用?它还需要一个创新的体系,能够做到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和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刚才朱老师也提到关于Where和Who,未来有什么特征?我想特征是各种围墙不断的坍塌。希望学校不是鼓励的提供者,它不是修车厂,它是单独提供服务的场所,它其实是跟我们社会息息相联的。原因非常简单,教育是什么?学校是什么?是整个社会的未来,它当然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而不仅是批评。

如何能够在更大的范围里构建一个有序的体系?还需要一个社区能够积聚社会资源来创造改变,最终也需要公益的平台来助力教育公平。

这其实从去年9月份开学30个孩子以来做的一件事情。我叫它“一场围绕教育的社会创新”。

给大家看几个图,这里是我们教孩子的育人体系,叫它探索教育的水下冰山。指什么?在座所有人包括各位,也许你们认识交换名片,这是非常肤浅的认识,每个人都有成长的历史、性格的不同、自我认知,这些东西是冰山下面的东西,它是最终决定一个人生命走多长、走多远决定性因素,而我们经常忘掉这些,经常做冰山上面的,因为冰山上面知识技能可以测量,当然这些也重要,如何不仅做到上面也能做到下面,这是对孩子的探索。

包括启迪自我认知,对孩子情绪的教育,包括对中国文化深入的理解。

大家做教育的人会认识这位是顾明远顾老,当时在我们课堂里面,老师不是一般的听课而是让孩子问问题,跟孩子讲两类问题可以问:轻松小问题、有趣大问题。孩子们一方面问顾老您的年龄、您写过什么书,一方面问您为什么做教师,这就叫做有趣的大问题。任何好像看起来非常正式的场合,如果我们用教育的角度去理解,它都可以变成一堂非常有趣的对话。

项目学习中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这是去年孩子种菜的项目。

这是讲个人教师职业发展体系,我们简单粗暴地讲,如何像培养高管一样培养教师,我们把大量私营领域里面,对职业发展这些工具跟教育相结合,来重新定义教师的比较全面的能力,不仅是定义也是做课程。现在我们在专业领导力方面,包括以学员为中心的互动技术、项目制学习技术、情景教学法等等,6个月开始做之后已经进行20场培训,已经获益1500名教师。

这是我们和北京教育学院合作,公立老师在北京的培训。

这是父母方面,我们做了父母学校,线上8000位家长加入,学校很小,通过互联网有很多教育理念被传达,叫把一土带回家。

最终想达到的结果。这是当时把我们一土IT体系大概有30个工程师,免费提供给100位乡村教师,他们是来自20多个不同的省市。最终想做什么?大家看到普遍的问题,肯定是挑战,对我个人更是这样。我可以焦虑感爆棚,各种各样的,我的孩子还比较多。经常看到的社会问题,因为我盖茨基金会工作的原因,也会比大部分朋友看到的也要多。

如何把挑战看成机遇?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如何通过刚才做的各种各样的工作,通过跟各种合作伙伴的合作,能够让我们的孩子从知识接受者、应试者变成内心充盈的创造者,让家长变成终身学习的同行者,让教师变成充分职业支持的创造者,让所谓的精英从批判者或逃离者,成为参与者和行动者。

希望能够通过这几个变化,能够集聚整个社会的资源来推动整个教育系统的变化。当然这样讲起来好像非常大,实际刚刚起步。去年我有一个演讲题目是《战战兢兢》,越做会越谦卑,培养人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希望越来越多人有共识,刚才朱老师也提到政府购买服务的探索,希望民间机构的参与,毕竟教育关乎每一个人。

谢谢大家!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525

Copyright © 2009-2014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人教学习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