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教学习网 > 学科世界 > 文史经典

文史经典

岳飞难逃一死:建言立储屡犯大忌(一)

2013-08-19 来源:新浪网 已有1070人阅读

关键字:文史经典   岳飞   

  绍兴十年(1140年)盛夏的一天,身在临安的高宗接到岳飞的捷报。中原大捷,高宗自然是非常高兴,他立刻召见了宰相秦桧商议下一步的计划。当时高宗的心情可想而知,大宋朝受了金国多少年窝囊气,想到当初自己被金军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好几次逃亡海外!现在,终于熬出头了。高宗肯定还会想,要是真能收复幽云十六州,完成太祖、太宗的遗愿,那自己就真是名副其实的中兴之主了……

  高宗把岳飞大捷的奏报递给秦桧,准备听取秦桧的意见。没想到秦桧面无喜色,反问了高宗三个问题,就这三个问题,不但把高宗说愣了,也断送了岳飞的性命。

  秦桧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岳家军真能消灭金军吗?”高宗陷入沉思。确实,金军的强大是高宗领教过的,宋军的软弱也是高宗亲眼所见,这才几年工夫,岳飞就能把金军彻底消灭了?这确实叫人起疑。当时,岳家军确实取得了一些胜利,并罕见地在平原上以骑兵对阵决战的态势击败金军。不过,金兵的损失也没有到一败涂地的地步。正当高宗陷入沉思时,秦桧的第二个问题到了: “您还记得前两年的淮西兵变吗?” 这个问题勾起了高宗的思索,绍兴七年(1137年)三月,刘光世提出退休,他所带领的淮西军各部互不隶属,矛盾日显。朝廷无法驾驭,最终刘光世旧部叛变,大肆掠夺,掳走庐州官员、眷属、百姓共二十万投降伪齐。不过,高宗可能还会想,“岳飞忠心耿耿,不会投降吧?”秦桧的第三个问题来了:“太祖皇帝龙兴之前也是个忠臣吧?”高宗心里 “咯噔”一下。这时,秦桧提出“见好就收”,趁着宋军占了一点优势,赶紧和谈。高宗想到自己从登基到现在没过过一天太平日子,才三十多岁已经有了白发。思索到这里,高宗下了决心--和谈。

  想明白了的高宗想和谈,战场上吃了亏的金兀术也想和谈。最终双方达成了“绍兴和议”,宋金两国边境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属金。

  第二次杯酒释兵权

  “绍兴和议”达成后,高宗皇帝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武将没有用了。怎么处理呢?这就要回顾一下大宋朝的立国传统。

  当初,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夺得帝位。为了避免重蹈覆辙,立即执行了罢功臣、释兵权、制将帅、立兵制等一整套政策。解除节度使的行政权、财权与兵权,并从体制上限制军人,使兵权完全集中到皇帝手中。

  在宋帝国的体制中,枢密院是全国主管军政事务的最高机关,中书省是主管全国行政事务的最高机关,并称东西二府。尚书省设有一个兵部,在理论上讲,兵部的权力很大,差不多相当于今天国防部。但实际上,宋代的兵部形同虚设,顶多是个文书转移上通下达的文牍机关而已。兵权掌握在枢密院。另外设有“三衙”,即“殿前都指挥使司”、“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和“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负责管理全国军队。

  这样兵权一分为三:枢密院有调兵权,没有管辖权;三衙有管辖权,没有调兵权;最后,对部队有实际指挥权的统兵官由皇帝临时任命。与此相应的是大宋帝国执行得相当彻底的重文轻武、偃武修文的基本国策。

  自从“靖康”以来,在金军的打击下,宋朝的正规军已经土崩瓦解。中兴四将所领导的部队是在后来近十年的抗金战争中逐步发展起来的。南宋政权在生死线上苦苦支撑,没有必要没有能力也没有可能实行“以文制武”。一切都在适应战争的需要而自然成长。如今,和议已成。高宗就开始着手恢复“祖制”,处理武将。高宗的第一步棋是“明升暗降”。此时,中兴四将中的刘光世已经出局,还剩岳飞、韩世忠、张俊三人。高宗下旨:“岳飞、韩世忠、张俊入朝,封韩世忠、张俊为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同时,撤销了三个宣抚司。等于是把三个大军区司令员都晋升为国防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这就把三个人的兵权夺了。从此“遇出师临时取旨”,将调兵权收归朝廷。

  在强行剥夺三大将兵权的同时,又先后压缩各路大军编制,将行营护军的番号改为御前诸军,并且将各路大军拆散肢解,化整为零。由过去的四路驻屯大军,改编为十路驻屯大军。于是,高宗很顺利地完成了第二次杯酒释兵权。

  高宗虽然夺了岳飞、韩世忠、张俊的兵权,但仍然不放心,很难保证这些大将在兵权被夺后不会心生怨望,而他们在自己老部队中的号召力也不可低估。张俊发现皇帝要动自己,马上交权,还跑到秦桧那里表忠心。史载,张俊“与秦桧意合,言无不从”。韩世忠则跪在高宗面前大哭,脱下衣裳给高宗看自己的伤疤。从此,他闭门谢客,绝口不谈军事,居家数十年,淡薄自如。按说都是有功之臣,张俊、韩世忠过了关,岳飞怎么就过不了关呢?朱熹有一个观点:韩、张二人在苗刘兵变中有救驾之功,和高宗关系较紧密,而岳飞相对疏远一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高宗对岳飞的猜忌也不是一天形成的。一开始,高宗对岳飞还是信任的,觉得张俊、刘光世贪图富贵,只有岳飞是真心抗金,高宗曾在寝阁中接见岳飞,曾许诺全国的军队除了张俊和韩世忠,其余都归岳飞节制。但岳飞是行伍出身,缺乏政治经验,不懂揣测皇帝心思,对高宗的容忍度有所高估,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撂挑子威胁皇帝

  绍兴四年(1134年),岳飞收复襄阳六郡后,高宗封岳飞为节度使,又封他为武昌开国子。之后,岳飞平定伪齐,高宗又加封岳飞为太尉衔,位列三公。高宗召见岳飞,问“中兴大计”。岳飞答道:“臣伏自国家变故以来,起于白屋,实怀捐躯报国,雪复国耻”,高宗听了十分满意。岳飞还说,除了“收复失地”,还要“迎回二圣”。有一种看法,高宗杀岳飞,是因为岳飞要“迎二圣”,而“徽钦既返”,高宗就当不成皇帝了。

  不过,徽宗死讯传到江南后,岳飞也改了口,不提钦宗,只说“奉邀天眷归国”,而北伐成功是为拥护高宗“高枕”无忧地当皇帝。学者王增瑜就认为:“迎二圣”并不是岳飞和高宗发生矛盾的症结所在。

  两人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大概是绍兴七年。当时,刘光世放弃兵权,高宗想叫岳飞指挥刘光世的淮西军。这遭到了时任宰相张浚和刚刚出任枢密使的秦桧的反对,理由就是防范与裁抑武将。事实上,防止武将坐大的问题已经被提上日程。只是因为战争的需要无法落实。高宗很清楚“不可能一边限制和得罪武将,一边要求他们奋力保卫自己。”张浚与秦桧认为,即便暂时不能限制武将,也不能主动帮助武将坐大。他们提醒皇帝:让一员武将掌握过大的兵权,一旦此人功盖天下,便悔之莫及了。高宗听后深以为然,当即给岳飞另外写了一份手诏,告诉他:合军一事,“颇有曲折”,委婉地取消了成命。张浚又去找岳飞谈话,装作征求意见的样子,问岳飞对于让刘光世的部将统领淮西军的意见,等于是拐弯抹角地告诉岳飞事情起了变化。岳飞据实相答,认为张浚的人选在能力和性格上都有缺陷。张浚又问张俊和杨沂中,岳飞又做出了否定的回答。张浚按捺不住,一句很伤人的话冲口而出:“你的意思是非你不可。”岳飞答:“难道我是图谋这支部队吗?”两人就此闹翻,此后,张浚多次上奏皇帝,坚决弹劾岳飞说“处心积虑地就想兼并别人的部队”。

  岳飞的举动更是把皇帝推向了张浚一边。得不到淮西军的指挥权,他擅自躲到庐山为亡母守孝,不理军务。这就等于跟皇帝摊牌,以撂挑子要挟天子。由于军事形势所迫,高宗没法发作,只好压住怒火。他给岳飞最主要的助手参谋官李若虚和统制官王贵二人下了一道严厉的命令,让这两个人前往庐山请岳飞还军。岳飞闭门不见。李若虚反问岳飞:“你有什么资本不服从朝廷的命令?朝廷怪罪下来的话,就是咎由自取。你原来就是一介草民,皇帝不嫌你出身微贱,不到十年就把你从士兵升到太尉,你这样对得起皇上吗?你对得起朝廷吗?你不想收复中原吗?你辞了官,没了兵,如何抗金啊?再说,我俩追随你多年,现在奉旨请你下山,如今我们怎么回去复命?皇上不敢杀你,我们俩可就完了。” 这一番话很有可能就是高宗深藏在心底,想说而没有说的话。

  岳飞下山之后给高宗写了一道请罪奏折。高宗也说了一番看似不软不硬,实则杀机四伏的话:“对于你这一次的轻率举动,我并没有生气;要不然,必有惩处。这就是太祖所说的:犯吾法者,惟有剑耳。之所以还让你统领部队,把中兴大业托付给你,就是因为我没有生你气的意思。”

  回去之后岳飞就整军经武,准备多立战功,扭转高宗对他的恶劣印象。高宗也表现得很大度,说:“恢复之事,朕未尝一日敢忘于心。”叫岳飞好好打仗,收复中原。可实际上,君臣关系已经出现了严重裂痕,再难修复。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525

Copyright © 2009-2014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人教学习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