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教学习网 > 学科世界 > 文史经典

文史经典

岳飞难逃一死:建言立储屡犯大忌(二)

2013-08-19 来源:新浪网 已有1004人阅读

关键字:文史经典   岳飞   

  回去之后岳飞就整军经武,准备多立战功,扭转高宗对他的恶劣印象。高宗也表现得很大度,说:“恢复之事,朕未尝一日敢忘于心。”叫岳飞好好打仗,收复中原。可实际上,君臣关系已经出现了严重裂痕,再难修复。

  建言立储,屡犯大忌

  这年八月,岳飞又捅了一个天大的娄子。岳飞觐见皇帝,在汇报完各项工作之后,拿出一份拟好的奏折,奏折的意思是“建议皇帝立建国公为太子。”世人皆知,高宗没有生育能力,但他才三十多岁,正值壮年,还存着个自己生儿子的念想,岳飞把这事提出来,皇上能不生气吗?高宗的涵养还不错,没有发作,只是说:“这种事不是这个领兵驻外的大将应该说的,你退下吧!”

  岳飞提出此事的出发点还真不是干预皇室内部事务,还是为了他的北伐大计。当时,岳飞听说金人准备立宋钦宗的儿子为帝,建立傀儡政权。毕竟,相比高宗而言,钦宗才是大宗。岳飞建议中所说的“建国公”是宋太祖的嫡出后代,相对于宋太宗之后的钦宗而言,更是大宗,此举可以排除钦宗对高宗皇位合法性的威胁。虽说是一心为国,但是,岳飞插手中央政治,管到皇位的继承人人选,这在宋代绝对是个极大的忌讳。南宋初年国家动荡,干戈不息,需要军人出力保家卫国,压制武将的情形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大体上对武将的防范之心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其他三位将领,像张俊、韩世忠和刘光世都是只管埋头军务,很少插手中央政务,当然也没有建立像岳飞那么大的战功--偏偏岳飞做了那出头鸟,直接插手皇家最核心的皇位继承问题--这怎么可能不引起高宗的猜忌呢?

  当时,岳飞的“岳家军”有十万之众,兵力最强,财力最厚,名义上是王师,实际上是自己的私家军,各级军官对岳飞本人的忠诚度比对朝廷还要高,潜在的隐患很大。据南宋枢密院机密文档透露:南宋朝廷多次向岳家军派遣监军,都被岳飞以各种理由阻挡,只好派遣卧底人员进入岳家军,后来这个卧底凭着自己的本事做到了军需官,统筹粮饷,受到了岳飞的重视。在一次饮酒闲谈之中,岳飞自比曹操。他还要求高宗给他添兵,被高宗拒绝--北伐是不是扩充势力的旗号?疑问已在高宗心里根深蒂固。甚至岳飞礼贤下士,留心翰墨,也让皇帝疑神疑鬼。

  不仅如此,岳飞还在政治宣传上另搞一套。那时,南宋出师北伐的目的是收复失地,在政治上并没有明确提出要“迎回二帝”,可岳飞却大张旗鼓宣传“直捣黄龙,迎回二帝”,岳飞自己这么说说也就算了,他还命令军中乐师谱曲,在岳家军中广为传唱,大造声势。更叫高宗不能接受的是,岳飞不听朝廷的训令扩编军队,还依仗武力向驻地富豪大户征粮征税,对地方财政税收横加干预,以抗金之名,私自截留地方财税为己有。岳飞的“岳家军”在高宗眼中,已经近乎于唐末五代的藩镇。

  所以,在“绍兴和议”之后,张俊、韩世忠乖乖地俯首求饶,都过了关,就是岳飞不能过关。还有史料记载,在双方暗中和谈时,兀术曾给秦桧寄信:你天天求和,但是岳飞却意图北伐,况且他杀了我的女婿,此仇不可不报,“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也”。在颍昌之战中,兀术的女婿被岳家军所杀,许多学者相信这封信确实存在,对岳飞的被杀起了重要的作用。在王夫之看来,高宗解诸将兵权急于议和,而秦桧为了坚定地推行议和方针必须解诸将兵权,岳飞在解兵权和议和两个问题上都成了首当其冲的人物,君权与相权在这件事情上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岳飞也就难逃一死了。

  秦桧给岳飞罗织了三条罪名。第一条罪名,说岳飞在军中抱怨,国家没救了,皇上不修德。这叫“指斥乘舆”批评皇帝。第二条罪名,岳飞在撤军时问张宪:“这天下事应该怎么办啊?”张宪回答:“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第三条罪名,岳飞跟张宪说:“我跟太祖爷一样,都是32岁当节度使。”这三句话连起来听,具有无限的解读空间。历史学讲究“剪刀+糨糊”,秦桧对此自是熟稔,把这三句话黏合在一起就是--岳飞想取而代之。

  岳飞真的要取而代之吗?在押解回杭州的路上,经过岳家军的驻地,不少岳家军将领到驻地来见岳飞,声泪俱下,劝其“自保”。岳飞一拍桌子说:“皇天后土,可表此心。我不负朝廷”,把手下人全轰了出去。

  高宗派御史中丞何铸主审岳飞。何铸说:“有人告你谋反。”岳飞二话不答,衣服一脱,背上四个大字“尽忠报国”。何铸审了几天没有结果,觉得这案子没法审,反而为岳飞辩诬,叫秦桧另请高明。秦桧换爪牙万俟卨上阵,也审不出结果。岳飞在狱中以绝食相抗,并不自诬。最终高宗下旨处死岳飞,这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刑部、大理寺提议,“岳飞私罪斩、张宪私罪绞”,“岳云私罪徒”,高宗当即下旨:“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乃多差兵将防护。”本来秦桧和万俟卨以刑部、大理寺名义上状,想留岳云一条命,但高宗没有手下留情。

  什么叫“莫须有”

  高宗与宋太祖不同:太祖有大智慧,很少耍小聪明;在冲锋陷阵中形成了威望、自信与才干,对再能干的文臣武将基本能够收发如意、摆布自如;或者换句话说,他本人就是一个大军阀,因此并不惧怕那些小军阀。高宗虽号称“中兴之主”,但还是凭着皇家正宗子孙的血脉登上的皇位,意志与毅力相当脆弱,远远说不上强悍;特别是由于缺少军事才干,没有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厮杀的经验与阅历,没有由此建立起来的威望与自信,于是,在内心深处,对军人可能的尾大不掉、拥兵自重充满恐惧。

  八年前护卫亲军的叛乱,眼前的淮西兵变,都在提醒他,杯酒释兵权的道理。以史为鉴的南宋君臣恐怕也知道,像他们这样跑到江南去“中兴”的政权此前也有一个--东晋,当年无论是篡位失败的桓温还是成功禅代的刘裕,都以北伐作为积累政治资本的手段。如果岳飞真要收复失地,那可是再造宋室的不赏之功。

  史书记载,岳飞蒙冤时,韩世忠闯进相府见秦桧:“岳飞到底有什么罪,你要害他。”秦桧回答:“其事莫须有。”人们想象中,韩世忠拍着桌子问秦桧:“你这么做自毁长城,过得去吗?”秦桧哆哆嗦嗦地说:“可能有吧。”实际上,此时的秦桧圣眷正隆、大权在握、有恃无恐,懒得跟韩世忠废话,他以反问、诘问口气说“难道没有吗?”一句话就把韩世忠给打发了。

  岳飞必须死,罪名是否成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乃上意也”。

  史书记载说,判决公布后,“天下冤之”,众多士民为之下泪。行刑当日,杭州城凄风苦雨,整日不绝。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525

Copyright © 2009-2014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人教学习网 版权所有